中国文明网 2021-12-03 投稿邮箱:sxwmw2015@163.com

繁體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  • 三秦大地上的红色印记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 > 要闻 > 图片要闻 > 正文

在秦岭中植树种竹坚持24年 荒山变绿海的梦想终成现实

时间:2021-12-03    来源:西安新闻网    责任编辑:李 婷
咪乐|实时|直播 国家定向规制发展,目前北区已入住9家央企,南区入住15家央企,未来区域内写字楼较多,文化氛围比较好。

 

24年植树种竹不间断荒山变绿海。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健 摄

 

  初秋时节,从西安市区驱车30公里,来到位于秦岭北麓曲峪的金龙峡风景区,行走在叶茂参天的千亩竹林树海之中,湿润的空气、温柔的凉风让人沉醉。

  深一脚浅一脚踩在藤蔓落叶丛中,在一片柏树林深处隐约露出一个正在修剪树枝的瘦高身影,这就是景区的“掌门人”薛忠堂。从1997年至今,24年间他带着家人,员工和村民栽种各类树木竹类200余万株,将荒滩、荒山改造成了葱茏绿海。

   

24年植树种竹不间断荒山变绿海。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健 摄

  种树成痴一路“追绿”20余载 

  24年前,正在秦岭曲峪附近的蔡家坡村做工程的薛忠堂看到,偌大的山上因人伐薪烧饭出现了一片片荒滩,总觉得有山有水的地方欠缺绿意,便与当地政府签订荒山承包合同。随即,制定了一套绿化方案,请来当地村民和自己的员工一起扛上锄头挖坑填土,锄草割蔓,担水浇灌,从此就再没停下来。

  24年时间里,共栽种各种树木竹类200余万株,仅竹子就引进栽种了五十多个品种,唤醒了青山绿水原本该有的模样。

  熟悉薛忠堂的人说,他像自己栽下的青松,打不垮也压不倒;年近古稀,仍每天在山间穿梭,只为守护好这一片绿色。

  2000亩是薛忠堂造林的面积,在如今西安的绿色版图中或许微不足道。但跟他一起见证过大山变绿的人,就会读懂他追逐绿色的那一片痴心。

 

薛忠堂种树成痴一路“追绿”20余载。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健 摄

  回忆起当时的决定,薛忠堂仍旧目光坚定。面对坚硬的山石,陡峭的悬崖,薛忠堂调来施工用的大型机械,将崖壁“削”成缓斜面,逐一安装上能站人的木栈道,再由工人将土和肥料一筐筐、一袋袋肩挑背扛运上去。待树坑挖好,再把树苗背到山上种植。树苗种上了,保证成活率是第一要紧的事。薛忠堂在河道里架起了大功率水泵,给山上接上了水管子,几天下来一双新鞋就磨坏了。“工程做得好好的,都这年纪了咋还歇不下,种树还种上瘾了?”面对妻子的抱怨,薛忠堂不为所动。

  树越种越多,经验越来越丰富,树木的成活率能保证在90%以上,渐渐地荒坡、荒滩绿起来了,质疑声少了,追随薛忠堂的人也越来越多,不断有村民加入进来。原蔡家坡村老书记回忆说,1994年那年春天,薜忠堂掏钱雇人植树,一时间一个2000多人的植树大军迅速形成,漫山坡上都是植树人,好不热闹和壮观。

 

薛忠堂种树成痴一路“追绿”20余载。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健 摄

  保护治理加利用荒山上建起了4A级旅游景区 

  在金龙峡,薛忠堂不仅植绿,还十分注重自然资源的保护。自从签订了荒山承包合同后,薛忠堂累计投入了2亿多元,发展了万亩竹林,杜绝乱搭乱建,野生动物达100余种,1.5平方公里的水库变成了集防洪、景观、蓄水一体化的水景长廊,曲峪水库经过加固清淤变成了碧波荡漾的金龙湖,生态环境和社会效益初步显现,荒山已提档升级变成了风景区。2014年,金龙峡被评为国家水利风景区、2015年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风景区。如今,景区内利用绿水青山的原生态美景,建设了特色餐饮、地方文化、户县农民画画家工作室于一体化的文化产业一条街,并且带动周边农家乐的发展和种养殖产业的发展。

  谈及未来,薛忠堂早有规划: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通过金龙峡景区了解大自然的美,更多的人能参与到保护自然的行列中来。薛忠堂说,这些年自己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山上,春节过后到11月中旬是景区的营业时间,一边要接待游客一边还要对景区的设施和绿化进行养护。每年11月和次年3月就带领着员工植树,从山脚到半坡,从峡口到峡底,5公里,10公里……为了这座山,一天不敢放松,总觉得山上的活永远也干不完。

  不断地推进,不断地投入,薛忠堂觉得肩上的责任也愈发沉重。这些年来,他一边挣钱一边投入,原本做工程赚到的钱、景区的收入都用在了景区的发展上。“我可以以山为家,但我的员工必须有收入,他们得生活!”薛忠堂说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跟随他的员工很少有人辞职,大家从被动跟着干,到主动带头干。

 

薛忠堂种树成痴一路“追绿”20余载。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健 摄

  现在薛忠堂思考最多的就是转型实现可持续发展,曾经有很多大老板看上了金龙峡的矿藏资源和原始的生态环境,想要跟他联手一起搞开发,但是他都一口回绝了。在薛忠堂看来,转型的目的,就只是能够支撑他继续种树,保护资源比发展更为重要,让保护下来的资源发挥无限的作用,才能让后代获益。

  站在山脚下抬头仰望,曾经苍凉景象已成为密不分株、枝缠藤绕的青山,松柏苍翠,竹林幽深,杂花生树,溪唱鸟鸣。“一个人做一件事并不难,难的是几十年如一日把这一件事做好!”这是景区一位入职6年的员工对记者发出的感慨。

  24年来,27万平方公里的金龙峡遍布了薛忠堂的脚步,谈起这里的树、这里的水他如数家珍。采访时,这位身材瘦高的老人精神矍铄,眼睛里闪着光。“种树是惠及子孙的一件事,我得坚持!” 薛忠堂说罢,又向山林深处走去。(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龚伟芳 实习生 茹梦菲)

百度